外模必須知道的歷史

2016年,我們有一段你必需知道的歷史,就是我們在外國模特兒有份參與的活動中,被陷害為僱用模特兒工作,創會會長及模特兒亦於獄中渡過了兩個月。

這是源於惡意舉報及香港司法制度的崩潰,本來以法律而言,該條例是針對「僱傭工作」,而攝影與模特兒之間即使是「工作」,也不可能是「僱傭關係」,就如我們召的士,也不可能是的士司機的僱主,而明確的身份是僱客。

無奈,法庭為了配合律政撿控,由一個人以會員身份報名,並再由另一人代替他出席,陷害成「非會員也能參加的商業活動」,更在口供裡「請朋友來拍照」演繹為招認了「聘請」朋友來拍照,在沒有其他實質証據下強行定罪。

即使上訴時我們舉出了終審庭案例,說明了這次不是僱傭工作關係,但上訴庭法官在審理時對律司說:案例這樣判不等於我要這樣判!顯出人治制度才是香港目前的司法中心。結果上訴法官覺得:不需要實質証據,他信相卧㡳証人的說話和原審法官的理據,推翻上訴。

故事就這樣完結,結論是:我們再不應該以為香港還是個普通法的地方,人治法制已經明確落實執行。

問題來了!
要怎樣做才能合符法例而不被加害呢?

法律不公,公道卻在人心。

可能沒有人會信相,害我們的是入境處,讓我們可以繼續向前的也是入境處。2017年我們得到認可,以「會員聯誼聚會」作為明確的聚會模式,為配合法例,我們加強了會員制,並向每一個會員核實身份及發出會員咭,而為免成為「收費的商業活動」,會員聚會都不收費,而我們的經費卻由各會員每月贊助。

每為被邀請的外地會員,她/他們都是以會員身份來參加聚會,不會獲發任何報酬,本會只提供基本住宿及饍食,以及必要的服裝開支等津貼。每次獲邀請也會有正式通知及邀請書,以確保訪港的身份明確及合符法例。

後記

路是有了,由我們付出了很多而行出來,問題是要跟著走並不容易。今天的攝影主辦,那一位不是在辦「收費的商業活動」?而要建立完整的會員架構來運作,所花的時間和心力又有多少人可以付出?

對於攝影師而言,私影是安全的,因為他們是僱客。他們邀請外模來是以為不會被抓的情況,但萬一被抓,只要入境人員問話中,問他們是僱主還是僱客?答案一定是沒有罪的僱客,而被他們請來的模特兒就因從事業務必須坐牢了。

A WordPress.com Website.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