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於2010年,大型會所式攝影棚已經辦過,也不會再有興趣去辦。當然,是因為年紀已經沒有這種魄力了。當年租約期滿為什麼結束?那是因為這門所謂生意,無論怎樣營運,也不可能拓展。首先,花的心血時間無法衡量,而且香港與台灣不同,他們有接近無盡的模特兒供應,香港即買少見少。所以近年才會拍台模,不會與別會搶人因為無窮無盡,相反港模受台灣邀請,數得出有幾人,而且似乎是價高於值。一個模特兒的成長,是時間訓練出來的,香港大多約拍的私影影師,都難有水準,即使拍攝經驗可以拍出不錯的作品,私拍那種過於輕鬆的心情,就養成了模特兒不認真(卻以為自己很認真)。久而久之,認真的拍攝攝影會活動,與及不必認真的私拍活動,薪金都是差不多,女孩子甚至不會接諸多要求的攝影會活動。以上是香港無法辦好攝影會的一個原因。

另外一個原因是攝影師,我們不能期望每位參加者都是心態正確的好人,加上在香港每七個人當中就有一個精神不健康,以我們班了11年大概有4700人參加個活動,最少有670位是精神有問題。當然為了大家都開心拍攝我就會把這些有問題的東西踢走,然後積怨。積怨的原因很簡單,他很想參加而你不讓他參加。在台灣模特兒主導的今天,即使每一位都可以拿着工作港簽,但亦會好像酒吧有牌但天都有人投訴及來查牌一樣麻煩。其實都市化的地方都會有這種問題,只是香港的都市化特別嚴重。所以三年前結束應該是相當明智的決定,也不會再辦。而今天即使想辦一個會所,要參加的人其實也不會多,因為都市化人的相聚都在互聯網,人與人之間見面都只是玩手機,難道我們要聚咗一起玩手機已設立一個地方嗎?

當然,以上只是我們的經歷,未經歷過的並不會感受得到,特別在同樣都市化的台北,情況就如八年前的香港,那時候我仍然堅持可以持續發展,若果真的有一個來自未來的自己告訴我,一直走下去並沒有路,當時的自己也不會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