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一個在影樓開辦的攝影活動,就是拍攝GUNDAM Girl Mk-2的這輯作品。

過往的一年,我們也曾主辦過不少Cosplay主題的活動以及私影。以下是一些作品分享:

Cosplay攝影,一向都係人像攝影當中一個比較好玩嘅主題,可是在香港這個主題變得比較敏感,敏感程度可能超越拍攝性感寫真。問題並不是出自這個主題,而是因為喜歡參與這個主題的人比較特別。

人像攝影的模特兒必須擁有自信,才能拍攝出吸引以及有靈魂的作品。在亞洲區之中香港女孩子的自信都有一個比較低嘅起點,初出道被拍攝的女孩,即使本身很美麗,但他們卻並沒有察覺。因此初出道的女孩拍攝時候都會自信心不足,但隨著作品及演出經驗的增加,女孩的自信心就會加強,而隨着自信心的增加拍攝出來的作品就更加動人。

如果今天去找一個不認識的Cosplay女孩合作拍照,所以遇上的困難不足為外人道也。不瞅不睬已經算很有禮貌,有些甚至先把你定位為壞人,又或者稍有不合意就來一個網絡公審來增加收視。她們還設了個什麼SECRET來分享八掛新聞,互相批判。因此即使有Cosplay女孩願意合作,他們有非常害怕這些八卦網中的人,把自己的作品轉載和抨擊得體無完膚。

即使從正面去思想,隨着網絡的資訊,一個女孩要成為當紅的人像攝影模特兒只需要很短的時間。當增加了追隨者,合作反而產生困難。從前彼此遷就的情況就會變成單方向的遷就,才會成功約到拍攝。部份女孩子還會出現「路西法效應」的心理改變,變得難以相處,再也沒有合作的需要和空間。特別是那些只為錢和你交朋友的女孩,他沒有合作空間後,你的名字就會在她的Facebook被刪除。

如果自信心起點比較高的女孩,雖然不容易產生上述的現象,可是人像攝影因為攝影師質素和人格參差,形象都不是太好。因此比較有學識的女孩都容易被教育成:做𡃁模給龍友拍照是低下的。最嚴重的是當這些女孩在Facebook上發表了一些照片,就會有數以百計尋找援交的騷擾者,部份更以攝影師自居。因此在香港要約一位陌生女孩拍照,實在並不容易。不為金錢,又不知為什麼要和你合作?為了金錢的,就不去選擇攝影師,特別在初出道的時間。結果還會產生悲劇,三年前就有私拍的女孩被殺,案件最近才審理。

往年有很多攝影會,提供安全及愉快的環境給攝影師和模特兒溝通和合作的空間,可惜當香港的女孩越來越難合作,那些攝影會就一個一個倒下了。到今天就只有零碎的攝影活動主辦,根本稱不上是一個社團。參加者都是付費來拍攝一些被安排了的主題,談不上創作空間。有一些會花心思去安排,但就是因為太花心思,令到參加者拍攝出來的照片大概都大同小異,缺乏變化的空間。人像攝影必須擁有意外,作品才會有驚喜。要拍攝想像中的畫面,就會被自己的想像力去限制,拍出來更不會有驚喜,因為那個畫面早就在你想像之中。

的而且確,聚集一班攝影同好並不困難,但若果這個人數增加,要維繫和諧與快樂就並不容易,不過即使在困難,我們都經已過了13年,而且亦打算一直守護我們的創作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