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 Studio VR 前的感想…

十級颱風山竹過去了,獨自坐在即將搬遷的影樓裡,回顧這兩件間的種種事、種種人和事的變化。

SNA Studio VR 並非正規的攝影棚,兩年間拍出過萬張的滿意作品,卻完全沒有專業燈光。用的只不過是八年前石門影樓的遺物環形燈,以及由影友贊助的兩支神牛SK400,所謂VR背景,說穿了也不過是大海報,拍攝到像實境般的效果及千變萬化的場景,也全靠一支機頂背燈。掌握到這支燈,就能變化無窮的拍出每次都不一樣的作品,再加上煙霧效及慮光色紙,「能拍出外景的室內攝影場」就變成SNA Studio VR的獨有特色了。

不停的拍攝,追求的又是什麼?

攝影本是種藝術,但在香港這個文化沙漠,藝術已經不會被尊重,何況是攝影這種普及藝術。普及藝術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欠缺一個標準,特別是香港人習慣每人都有自己的標準,少部份還懂得學會欣賞別人,但大部份的都並不理會別人的作品,卻只希望自己的作品得到贊同。因此辦一個攝影會,與藝術的關係的確是有點距離。

我們是一個非牟利的社團,不過即使是想牟利,攝影會都不是一個賺錢的地方。這裏是香港,大部份人都希望賺盡別人的錢,別人讚自己錢就好像犯罪一樣。同一件事,例如邀請一個外國的女孩來拍照,若果別人認為你是賺錢,你就是犯罪;若果你是非牟利,不涉及商業行為,這就是聯誼活動。同一件事情有兩把尺,是香港特色。

個別活動計算的話,攝影活動的收支會有這個方程式: (攝影師願意付的價錢) × (參加攝影活動的人數)=(模特兒的收費) + (其他開支) + (攝影會收益)

互聯網的普及,做出無數的小圈子,模特兒在自己小圈子裏很快就能夠產生一定的粉絲,而這些粉絲都會在網上說很多奉承說話,就會產生一種錯覺:自己原來很紅。但事實上,模特兒必須要靠經驗來換取真正的知名度,那麼「攝影師願意付出的價錢」才會提高,可是新一代的模特兒只是單方面提高「模特兒的收費」,當涉嫌活動的收費高於「攝影師願意付出的價錢」參加人數就會下降,即使省卻其他開支例如化妝師、服裝費等等,很多時都無法彌補,於是攝影會的收益自然就被扣減。這個結構最大嘅問題係:無論參加人數多少,模特兒收費都不會下調,有些更加因為人數多再增加。

SNA並不是用這個方法計算,因為我們是一個非牟利團體,我們會在有盈餘的活動裏「攝影會的收益」來補貼那些收支不平衡的攝影活動,我們稱之為聯誼活動。

因此,我們的聯誼活動目的是讓會員有聚腳的地方和娛樂消遣的節目,因此每次的聯誼活動只需要有兩位會員報名,原則上我們都不會取消。所以當模特兒參加了這個會員聚會,他懂得邀請兩位以上的攝影師出席,他的活動就不會取消。除非她對自己有份的聚會都不重視,就會有零報名取消的情況。

SNA將會是一個平台

2018年10月開始我們實行「模特兒自主活動計劃」給我們一直有合作的模特兒可以定期與攝影師會員聚會,他們只需要在我們特設的時間表程式記下希望出席活動的日子,我們就會安排並與他洽商拍攝的內容。我們希望這個計劃能夠推薦到更多模特兒會員可以透過我們這個平台與攝影師得到真正的交流,對於新加入的模特兒,我們也可以提供安全可靠的平台給會員交流,就不會發生私拍性侵等不快事件。(私拍性侵在過往十年間有27個受害者,當中更有被姦殺,是一種相當危險的社交,加上若果在私人地方被手機偷拍換衫過程,目前並沒有法例可以去起訴攝影師)因此我們覺得,能夠提供一個安全可靠的平台給攝影師和模特兒有一個交流的機會,模特兒就會有成長的可能,不必遇上那些「會讓你成長的怪叔叔」。

當然,我們一個小小的社團也許不能為這個社會貢獻什麼,我們亦並不能夠改變人心,只能夠聚集、維護那一些仍然是追求攝影作為社交娛樂的朋友,當中所建立的友誼才是我們攝影會最寶貴的資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A WordPress.com Website.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